芹画小画

【人最大的障碍是自己。

人之所以不快乐,是因为事情不符合“我”的预期。

“我执”越重,人越痛苦。但是一旦放下生死,“我执”自然也就消失了。】


布施的精神就是放下。

痛苦向来是执著的征兆之一。每当我们感到不悦或是不安时,就会变得小心眼起来,我们会紧抓不放。布施则是一种放松的行动。不论我们拿出什么东西给别人——一块钱、一朵花、一句鼓励人的话——都是在训练自己放下。铃木禅师曾经说过:“给予就是不执著,不执著任何事物就是给予。”


莲花,代表清净庄严,出污泥而不染。世间花卉先开花后结果,莲花则花果齐生,佛教视为能同时体现过去现在未来。佛说平等,不论过去现在未来,天地万物,人与人之间,穷富贵贱、智慧愚痴,皆悉平等。极乐净土是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,具有超时空的莲花清净庄严,为极乐世界的莲花。

《吴哥的微笑》里的背景台词:太阳升起,心里欢喜;太阳落下,心里快乐。活在当下,悟在心里。

(大吴哥)


微笑是世界共同的语言,吴哥的微笑,就是世界的微笑。在沧海桑田的千年之后,仍让不同肤色的人在这里找到灵魂的皈依,这些闭目嘴角微笑的佛像,是神秘的,智慧的,慈悲的,安静的,他们代表了整个吴哥全盛时期的一种信仰和当时文明发展的程度。时至今日,时光弄皱了它们的面容,却无法抹去它们慑人的光辉,带给我们无尽的思考,对人类无尽的大爱。

(大吴哥)


"人人有佛性,本来是佛,可是我们却不知自己即佛。我们的心被虚妄所左右,心每天在十法界(佛、菩萨、缘觉、声闻、天、人、阿修罗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)来来去去,不知道多少次,时而佛心,时而魔心,时而天堂心,时而地狱心。参禅,就是从禅里面找回自己的佛性,找回自己的真如,找回自己的禅心。"

(大吴哥)

“阿弥佛陀代表无限亮光,就像你呼吸的空气一样。吴哥王朝的艺术所表达的是佛普遍存在的目的。”------(吴哥博物馆解说词)

‘’心是善念,一念心在天堂。心是恶念。一念心在地狱。‘’古人把智慧刻在了石头上留给后人。左边的雕像表情和蔼的是修罗(善神),右边的雕像表情较为生气的是阿修罗(恶神),中间是离苦得乐成佛的大道,古人用这种方法告诉我们该如何选择。‘’

(柬埔寨暹粒)

「 诸法因缘生,诸法因缘灭 」的因果定律,称之为「 缘起 」。

“缘起论是佛法的根本。缘起论认为世间上的事事物物(一切有为法)非凭空而有,不能单独存在,必须依靠种种因缘条件和合才能成立,一旦组成的因缘散失,事物本身也就归于乌有。"

(柬埔寨暹粒)

一即是多、多即是一”是说,先是万法要归一;然后,一又是归于万法,佛经里面告诉我们,万法是什么?万法唯心!都是我们的心把它生出来的。因为心生,则种种法生。万法归一,一切存在的万法,都是由你的心虚妄分别而产生的。都是因为我们的心变复杂了,所以说,万法为一心生。因为心复杂了,所以,就生出很多很多。但生出这么多以后,最终还是要回过来,回到一,就是回到简单,回到简朴,也就是把复杂的心去掉。

回到简单,才是真实。回到简单以后,简单的心又能反射出一切的存在物,所以,一就是多了。

【崩密列】

一即是多,多即是一,一多不二。万法归一,一归一切。 

了了灵知是一,一切的人事物,一切的一切都是它变现的。

——仁德上人 

【崩密列】

“那即见永恒。刹那是指一切事物的无常变换,永恒是指无常事物的本自空寂的不生不灭性。刹那即见永恒,就是于一切世间法中,不起执着心,离一切相,即名诸佛。”

距离吴哥窟东边约 40公里,有一座藏身于热带雨林的天空之城 – 崩密列。该寺庙高棉文的意思是 “荷花池塘"。只是目前池塘内已没有荷花存在,但在墙上的雕刻上,还存有许多荷花图像。穿行在崩密列的地下通道中,那些需要依靠手电光源才能通过的潮湿的黑暗,让人相信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僧人一定有双能穿透黑暗的眼睛,或是有佛祖那道照亮在他们面前的光的力量。【崩密列】

当下即是刹那,念念皆是当下

刹那间可以顿悟永恒的真理。比如,在下一秒钟,你明白了生命的真谛,那么你的生命就升华而永恒了。

【崩密列蛇神石雕】

人生如花,淡者香。花的颜色越浅,香味越浓;颜色越深,香味越淡。做人,侧重于外在美,难免流于俗气;多注重内在美,方显雅致。对人,咄咄逼人必招怨恨,宽宏大量常得人心;对己,心事过重伤人伤己,心态淡然自在优雅。人生,从内到外,保持质朴淡雅的气质,才能悦人悦己。

所谓“烦恼即菩提。”

有人问:“不种烦恼,是不是没有菩提?”不是的,烦恼的本身就是菩提。怎样是菩提?就是不生烦恼,所以烦恼即菩提。————{师父}

乔布斯说:“拥有初学者的心态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。”初学者的心态来自于没有成见的简单的心灵。如果有了成见,心灵变得复杂起来,人也就没有了初学者的心态。

古人说:“万古长空,一朝风月。”万古以来广阔的天空,就是眼前你看到这一时的风月,每一个一朝风月都是万古长空。所谓“远快乐无忧”就是每一个“现在”都快乐无忧。

“佛本来就告诉我们:一切众生都有佛性,都能够觉悟而快乐无忧,但是因为我们心里充满了妄想和执着,每天烦恼被乱七八糟的思想牵引着,所以没有办法快乐无忧,本来有的佛性、力量和潜能也发挥不出来。

其实我们也可以选择把妄想执着当作垃圾一样丢掉,来享受清净自在的本性,这是没有人可以阻拦的。但是我们莫名其妙地很喜欢“占有”,就是占有着痛苦、黏在痛苦上不能自拔也甘心。”


“六祖大师对五祖大师说了:

何期自性本自清净:这个自性,本来是不垢不净的,本来就是清净的。说不垢不净,怎么又说清净呢?说清净,是对着不清净而言,才有这个清净嘛!这个清净,就是本体的样子,因为没有其他的名称可以代表,所以就用清净来代表了。这个清净,并不是有染污,然后才清净;这个清净,是本来就清净的。”


“良贾深藏若虚,君子盛德容貌若愚。”

老子告诉孔子,一个头脑精明的商人非常懂得深藏财货,而外表看起来好像空无所有;一个品行高尚的君子非常懂得内藏道德,而外表看起来好像是愚蠢迟钝。你要去掉骄傲之气和贪欲之心,如此才能成为圣人。这便是所谓的“大智若愚”。


© 芹画小画 | Powered by LOFTER